陳義龍卸任凱迪生態董事長 發布《公開信》揭露公司危機內幕
發布者:lzx | 來源:中國經營網 | 0評論 | 1461查看 | 2019-11-19 14:00:32    

11月12日,陳義龍通過“凱迪青年圈”向凱迪生態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迪生態”)全體員工發出公開信,在系統思考與反省凱迪生態債務危機爆發的根源外,還首度披露了諸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在陳義龍發出公開信的前8天,其剛剛卸下了包括凱迪生態董事長在內的所有職務,但仍擔任凱迪生態第一大股東——陽光凱迪新能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光凱迪集團”)董事長。此前,根據中國證監會對凱迪生態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的調查結論,陳義龍被處以90萬元的罰款,并被采取終身證券市場禁入的措施。


從2018年8月8日重返凱迪生態擔任董事長,到2019年11月4日向公司董事會提交辭職報告,陳義龍在“拯救凱迪”的路上僅狂奔了453天。作為公司靈魂人物,陳義龍的“遠去”也讓凱迪生態本不平順的“重生之路”再添坎坷。


11月16日,陳義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據其分析,在爆發債務危機后,有一股勢力想“趁火打劫”,把凱迪生態搞走。他們的目的實際上非常清楚,現在看來“打劫”難成,就要把企業拖到瀕臨退市了。


“清洗出局”


11月11日晚間,已辭去凱迪生態董事長職務的陳義龍顧不上吃晚飯,字斟句酌地修改著想對公司全體員工說的心里話。晚上9點過后,陳義龍在最終定稿的文本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這封《致凱迪生態全體員工的一封公開信》于第二天被刊登在了廣大凱迪青年相互學習、交流和分享的平臺“凱迪青年圈”上。這封公開信也再度把正深陷債務危機、身處退市邊緣的凱迪生態推上了風口浪尖。


“這是我以凱迪生態前任董事長兼總裁的身份寫的第一封信也是最后一封信。”陳義龍在信中寫道,凱迪生態正面臨司法重整的關鍵窗口期,鑒于中國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處罰字[2019]144號)》(以下簡稱“《事先告知書》”)的下達,從拯救公司、維護社會穩定這一大局出發,其已無法繼續擔任凱迪生態董事長、董事及總裁職務。


據了解,11月4日,陳義龍向公司董事會遞交書面辭職報告,申請辭去公司董事長(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董事、公司董事會下設委員會委員以及總裁職務,辭職后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陳義龍表示,其于10月31日收到中國證監會出具的《事先告知書》。鑒于《事先告知書》擬對其采取的措施及有關內容,如其繼續擔任凱迪生態董事長,可能會導致廣大股民、債權人對凱迪生態的重整喪失信心,進一步影響凱迪生態在資本市場的形象。出于對公司、對股民、對債權人負責任的態度,陳義龍最終選擇了“全身而退”。


2018年5月7日,凱迪生態因6.9億元到期中期票據兌付違約引發了債務危機,連鎖反應公司在高歌邁向世界五百強的前進大道上遭遇“滑鐵盧”。在《公開信》中,陳義龍除思考與反省、自責與內疚外,還深刻反思了債務危機爆發的根源。


位于武漢江夏經濟開發區的凱迪生態總部辦公樓大部分樓層已人去樓空,辦公桌積滿了灰塵。


“公司債務危機之根源主要在于兩個方面。其一,是遇到國家降杠桿的宏觀調控大環境,全社會融資通道收窄、融資難、融資貴。其二,更重要的是內部原因,公司內部管理嚴重失控,優秀健康的企業文化遭到嚴重破壞,出現內部人控制并綁架大股東陽光凱迪集團的各種行為。”陳義龍表示。


在陳義龍看來,2015、2016、2017年這3年間,他們(指凱迪生態原社會職業經理人團隊部分人員)在公司融資工作中抽取所謂“財務顧問費”約20億元,公司為此付出代價約80億元,公司融資增量資金近200億元,僅30%左右是用于生產、建設、經營,70%在空轉,徒增損耗。換言之,這期間的大規模融資主要不是基于業務的需要,更不是為了事業的發展,而是成了某些人獲得不法利益的幌子與通道。


“更深層原因是公司決策失誤。”陳義龍在《公開信》中反思稱,“2013年,為了將集團公司在非糧生物質燃油領域重大技術創新成果更好地對接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我需要把主要精力投放到國際市場開拓方面。基于對上市公司規范治理以及對其他主要股東及其推薦董事、職業經理人的信任,我毅然辭去了上市公司董事、董事長職務,將公司交出,由社會職業經理人團隊管理。卻沒想到,這一頗具理想主義色彩的初衷最終害了凱迪,牽連了所有凱迪人,我確實難辭其咎。”


爭議難休


除反思自身錯誤外,陳義龍還在《公開信》中大揭內幕,披露了眾多在拯救凱迪生態過程中的外部阻力,并聲稱公司部分內部人配合外部勢力,圖謀以零對價掠奪公司,將公司“敲骨吸髓”。


陳義龍表示,2018年8月8日,其重回凱迪生態任董事長兼總裁,并提出了“瘦身自救”的三大重組方案,但在這一過程中遇到了諸多阻礙。“覬覦公司的勢力不斷破壞、阻撓,并通過不良媒體編造、傳播虛假信息,多方聯動,炒作所謂大股東占用上市公司巨額資金問題,風口浪尖,山雨欲來。”陳義龍表示,三個半月時間,監管部門下達了九份監管函及行政措施決定等,主要圍繞所謂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


“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及金額一直是爭議的焦點所在。記者獲得的一份中國證監會湖北監管局(以下簡稱“湖北證監局”)于2018年5月23日向凱迪生態下發的監管函(鄂證監公司字【2018】29號)顯示,對于凱迪生態與大股東陽光凱迪集團及其關聯方資金往來問題,湖北證監局初步核查結果顯示,截至2017年底,凱迪生態應收陽光凱迪集團及其關聯方各類款項49.2億元,其中其他應收款22.59億元、其他非流動資產13.07億元、應收賬款11.54億元、金融資產2億元。


此后,關于大股東陽光凱迪集團“借道關聯交易套取資金超400億”“關聯方占資突破百億”等信息經相關媒體報道引發廣泛關注。湖北證監局下發多份關注函要求陽光凱迪集團說明相關事項。


對于這一數據,陳義龍并不認同。“凱迪生態2017年年報直到2018年6月底才公告,凱迪生態應收陽光凱迪集團的49.2億元從何而來?”陳義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據了解,2018年8月30日,湖北證監局下發《事先告知書》(鄂證監公司字【2018】71號),對陽光凱迪集團資金占用金額的認定從49.2億元變成了10.54億元。


陳義龍在《公開信》中表示,快一年過去了,備受指責和關注的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懸而未了。指控的金額從最初駭人聽聞的400億元到后來的49.2億元,再到35億元,直至最后的10.54億元,金額在不斷變小,但負面影響在不斷加深,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就像一道魔咒,讓我們各方化解危機的積極力量難以施展,阻礙著公司重整的進程。


根據中國證監會調查結論,凱迪生態存在涉嫌信息披露違法的諸多事實,包括未如實披露陳義龍為凱迪生態實際控制人,未按規定披露多筆凱迪生態與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間的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和關聯交易等信息,以及重大債務違約情況。其中兩筆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涉資8.82億元。


為了還原事實真相,“公司通過聘請外部審計機構、武漢國際仲裁中心等專業權威部門,穿透核查公司資金流水、仲裁等方式對關聯方資金是否占用問題進行了核查,結果均認定不構成占用情形”。陳義龍告訴記者,事實上,大股東還為上市公司提供了巨額擔保,目前余額仍有180億元,是公司最大的擔保債權人,并因此被上市公司一起拖入債務泥潭。


艱難保殼


同樣備受關注的還有凱迪生態司法重整進程和能否在年底前實現保殼目標。


相關資料顯示,今年5月31日,凱迪生態正式向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遞交了《重整申請書》以及各項材料。但司法重整工作進展并不順利,凱迪生態目前仍未收到最高人民法院同意立案受理的通知決定。


據了解,目前重整立案工作面臨的主要問題在于證券監管部門尚未作出支持重整的肯定意見,而是要求以解決關聯方資金占用并進行追責程序作為前置條件。按照證券監管部門行政程序規定,任何涉嫌存在關聯方資金占用的處理均需上市公司、關聯方與證券交易所、證券監管部門通過行政聽證、復議甚至訴訟后方能作出最終生效認定。


“考慮到凱迪生態面臨的巨大退市風險,實現2019年度盈利目標及重整工作推進時限要求異常緊迫,如果重整工作仍不能盡快受理,上述目標幾乎難以實現。”陳義龍表示,鑒于凱迪生態核心主業資產屬于優良資產,非核心業務也屬于優質的資源性資產,公司雖然負債過高,資源錯配,但它是有巨大重整價值的國家產業支持的實體經濟企業。


監管部門提出凱迪生態司法重整的前置條件是解決大股東資金占用問題。陳義龍在公開信中表示,為了推動司法重整工作,武漢市政府于今年7月聘請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就監管部門認定的關于大股東及關聯方資金占用問題做專項核查,歷時兩個月的核查結論顯示,在大股東側與上市公司側的全部應收應付往來款進行合規抵扣或抵消后,基本不存在大股東及關聯方的資金占用問題。


據了解,凱迪生態作為國內第一大生物質發電企業,目前擁有達到投產條件的生物質電廠47家,已投運生物質機組的總裝機容量1392MW,農林廢棄物生物質發電裝機規模位列國內第一。


但核心問題在于爆發債務危機以后,公司喪失了資金周轉的前提。自去年發生債務危機以來,很多賬戶被查封,在賬戶不解封的情況下很難持續經營,另一方面,債務危機發生后,公司流動資金出現問題,很難有穩定的現金流做支撐。


在這種情況下,凱迪生態并未放棄全面恢復生產經營的重生希望,在電廠、燃料客戶、開戶銀行、國家電網和地方政府等多方共同努力下,達成了五方協議,對相關資金進行封閉運營。根據凱迪生態提供的最新數據,截至11月18日,凱迪生態共有蛟河(雙機)、陽新、永新、南陵、松滋、祁陽、天水、洪雅、崇陽、北流、德安、萬載、谷城、豐都、京山、汪清等16家電廠的17臺機組已恢復生產。


以崇陽電廠為例,最終于今年5月28日晚上點火啟動,第二天并網發電,但由于原料不足、員工短缺,產能還沒有完全恢復,目前發電負荷能維持在設計產能的70%至80%左右。


此外,凱迪生態相關負責人表示:“陽新電廠預計今年全年完成2.2億千瓦時以上的發電目標沒有問題。”


不過,留給凱迪生態實現盈利“保殼”目標的時日已經不多了。11月6日,75歲高齡的孫守恩新當選為凱迪生態董事長(代行董事會秘書職責),對于孫守恩來說,如何在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里帶領凱迪生態盡快完成司法重整工作,妥善解決債務危機,并最終實現上市公司“保殼”目標,也是不小的挑戰。

最新評論
0人參與
馬上參與
欢乐捕鱼兑换码领取